????“你当真是歆儿?”柳如淳不敢置信的看着缓缓走进来的那个人。虽然瘦了些,脸色也有些苍白,可是那张脸绝对是他的女儿,他不会认错的。

????“许久不见,父亲近来可好?”林雅歆笑着问道。

????“你还没死,好好,太好了!”林如淳此时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只是一味的点头。

????林雅歆也只是回复了一句就接着往前走了,直到站在了大殿的前面才停下。看着站在半阶上的柳石缘,浅笑着说:“柳将军看到本宫似乎很是惊讶?”

????“宸妃娘娘你没死?”柳石缘沉声问。

????“本宫当然没死,托玉贵妃跟将军的福,本宫又经历了一次生死的考验。只可惜,阎王说本宫命不该绝,没有收下本宫。”林雅歆的一句话透露出了很多的消息。

????“娘娘的意思是您并非殉情而是被玉贵妃所害吗?”孙泽很快地问道。

????“是。本宫虽然为了皇上的事情悲痛欲绝,可是也不会做出那等寻死的事情来,因为本宫还有两个孩子要照顾。是玉贵妃,以瑾辰跟康乐的性命威胁本宫,本宫才会服毒自尽。只可惜,本宫命大,倒是让柳将军白高兴一场。”

????“娘娘没死本是天大的福气,可是也不该来此污蔑本王,难道您不怕这一切报应在小皇子或者小公主的身上吗?”听她把真相说了出来,柳石缘心中很是烦躁,急忙用孩子威胁她。

????“你不必再威胁本宫,今天众大臣都在这里,谅你也出不去。没有了筹码,本宫自然不会再怕你。”林雅歆丝毫不畏惧。

????“一派胡言,本王何时让玉贵妃威胁过你,证据呢?莫不是宸妃死里逃生之后糊涂了吧!”柳石缘自然不会认下这件事,立刻就反驳了回去。

????“证据本宫没有,不过证人倒是有一大堆!昨日之事,后宫之人都看到了,即使是太后她老人家也是知情的。如果大家不信,大可请她们来此对峙。”

????其实此时林雅歆已经有些撑不住了,所以她就想快点解决这件事。毕竟今早她的毒才彻底解掉,虽然有保元丹在保住了性命,可是却不能把毒药带来的伤害一并抹去。

????“柳石缘,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赵景也不再叫柳石缘官称了,而是直接叫着他的名字。事情到了这里,其实柳石缘已经没有什么能反驳的了,毕竟太后跟后宫的妃嫔有那么多人,总不可能全都串通起来诬陷他们。

????“好说的?本王无话可说。你们呢?也跟安国公一样认为这些都是本王做的吗?”柳石缘问下面那些人。他的“这些”两个字中包含的含义可不少,既指林雅歆说的那些,又包括了赵景说的那些通敌叛国的事情。

????听了这么久,下面那些人的态度就有些不定了。要真的让他们说,估计安国公跟宸妃说的都是真的,因为柳将军的一切都是他在自说自话,而据说现在大皇子确实是养在玉贵妃那里,这也就印证了宸妃说的威胁一事。

????只是现在他们并不好出声,因为即使到了这种地步,柳石缘依旧镇定自若,甚至还问他们怎么看,这明显是有所依仗的,可是安国公也不是傻的,他既然敢这么做就说明也是做了充足的准备的。所以现在朝堂之上的人一共分为三种。

????一种是柳石缘的死忠者,他们恭敬地跪在地上,支持他们的“摄政王”。另一种是赵景的追随者,他们都站在赵景的身边。而他身边除了这些心腹,还站着孙泽跟王松,他们两个的态度也分别代表了两个派系。还剩下的那些就是墙头草,他们也是最为难的那些人,不知道该怎么选择。要知道这一步之差,可能就是生死的距离。

????最终,还是有大部分的墙头草都跪了下来,表示支持柳石缘。毕竟先皇已经去了,大皇子还年幼,即使他们站到那边也没什么用。可要是现在不支持摄政王,等到日后肯定不会有好下场。

????“柳石缘,你还不快快认罪伏法!”林如淳突然喝了一声。

????柳石缘看着站在他对面的那些人,不屑的笑了。“伏法?你们有何本事让本王伏法?”

????“大胆!你做下这等不忠不义的事情,居然还敢如此嚣张!”做了这么多年的御史,林如淳也终于大胆了一回。

????“不忠不义?呵呵,只要本王能赢,忠义算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史书从来都是由胜利者书写吗?”柳石缘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林如淳。

????“胜利者?你有什么底牌都亮出来吧,让本公看看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大放厥词!”赵景冷哼一声,其中的蔑视之意尽显。

????这种蔑视正好戳到了柳石缘的痛脚。上次他被贬官之后很多人就在暗中用这种眼神看着他,所以他才会加快了计划的速度,没想到他居然还敢这样看着他。

????柳石缘对着殿外大声的喊道:“都进来吧。”

????他的话落,从门外就进来很多穿着皇宫护卫军衣服的人,最后进来的则是他们的统领,常常进宫的这些人对他很是熟悉。那些人进来之后把站着的官员团团围住,不让他们有一点逃出去的可能。

????“张谦?难不成你也是这狗贼的人?”有人惊呼。

????“本来本王是不想这样的,可是你们破坏了本王的计划,既然你们这样不识抬举,本王就只能提早送你们上路了。到了九泉之下,你们要怪就找赵景跟林雅歆去吧!”柳石缘看到这幅场景,大笑出声。

????胜负已经很明显了,柳石缘走下半阶看着赵景说:“只要你跪下来求本王,本王就饶你一命如何?”

????赵景则是不屑的而看了他一眼。

????这一眼让柳石缘的忍耐到了极限,只见他对着那些人喊了一声“杀”,意思是这些人一个不留。

????只不过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大吃一惊,因为那些人没有一个动的。就在他心中诧异的同时,一把长剑横在了他的项上,而他也被人从侧面点住了几处大穴,动弹不得。出手的这个正是刚才在柳石缘走下来之时跟到了他身边的护卫军统领张谦。

????这突然的反转让场上的众人顿时目瞪口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点住了柳石缘,张谦对着林雅歆抱了抱拳说:“皇上吩咐待这里的事情结束之后让娘娘先去乾宫休息,文公公会送您过去,陆嬷嬷已经在那里了。”

????“多谢张统领,这里就交给你了。”林雅歆知道自己已经快到极限了,也不多待,这里的事情不会再有变化了。

????说完,任由文临扶着她离开了升宫。

????那些被之前突如其来的反转惊到的官员们还没有缓过神,就被他们两个话中的另一则消息吓到了。他们说“皇上”,难道……

????“张统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刚才说皇上……难道皇上没事?”林如淳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一改往日的低调。不过他问的这个问题也正是其他人想问的。

????“众位大人放心,皇上并无大碍。皇上吩咐下官转达给各位大人,如果这边的事情结束了就留在升宫稍候片刻,他很快就会过来。”张谦笑着说,之后,从身上奇迹般地拿出了一捆麻绳,把被点住了周身各处大穴的柳石缘捆了起来。至于他的党羽,自然是早就被其他的那些护卫绑住了。

????“皇上去了何处?”这次发问的是赵景,今天的事情他大半是知道的,只不过他本以为皇上会跟着护卫军一起进来,没想到竟是去了别处。

????张谦慢慢的吐出了三个字。“玉珍宫。”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皇上想必是不放心大皇子,亲自去救他了。

????而玉珍宫这边,奶娘好不容易把睡醒的瑾辰喂饱又哄睡着,已经是有些累了。心中感叹,这皇家子孙果然折腾人。

????经过短暂的相处,奶娘觉得那个小宫女也是个妥贴的人,所以她就让她帮忙看一下瑾辰,自己回去换件衣服,那个小宫女自是没有不应的。奶娘这才放心的离开了,她的房间里的并不远,所以即使大皇子醒了她也能在玉贵妃发怒之前赶回来。

????可她不知道的是,就在她刚进到自己的房间之后,这个小宫女就把瑾辰放到了一个装旧衣服的大篮子中,上面放了两件轻薄的衣服,然后拎着篮子就往玉珍宫外走去。一路上笑着跟不少人打招呼,可见平日里也是一个活泼的人。那些人对她并没有起疑心,因为她平日里也是这般。

????很快,她就走到了玉珍宫的大门口,看到门口的守卫正是她熟悉的面孔,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等她说话,那个人旁边的一个人就开口问:“孩子呢?”

????那个宫女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下意识地就要行礼,被他阻止了。只是又重复了一边刚才的问题。

????“皇上放心,大皇子在这里,一切都很顺利。”那个小宫女连忙抱着篮子往他那边移了几步。

????那个守卫正是李弈乾假扮的,他从篮子中把瑾辰抱了起来,确定他没有任何异样这才放心的又放了回去。

????“把大皇子送到乾宫,你就不用再回去了。”

????“是。”那个宫女的心中很是高兴,她终于能离开玉珍宫了。多年前,她被主子派到了那里,从最底层的丫头做起,为的就是有一天能帮主子做些什么,今天她的愿望终于达成了。

????对着她说完那句话,李弈乾就离开了玉珍宫,那些守卫依旧留了下来,只不过现在,他们真正的成了守卫——看守玉珍宫的侍卫。

????林雅歆赶到乾宫的时候,陆嬷嬷已经在那里等候了很久,看到她过来,连忙上前扶着她。她也是不久前被接到乾宫之后才知道这一切的,得知李弈乾跟林雅歆都活着之后心中满是欢喜。

????“苦了娘娘了。”只这一句,已经表达了她内心所有的想法。

????林雅歆笑笑没说话,她的身体还很虚,刚才能在升宫撑那么久已经是靠着王谷金针术的功劳了。现在当真是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就这样,陆嬷嬷扶着她在里间歇下了。

????升宫那边,李弈乾去了之后毫不犹豫地就定了柳石缘一干党羽的罪。为了今天,他已经筹谋太久了,久到歆儿几次三番为了他受伤害,他却不能帮她报仇。久到拖了王锦云近乎十年最美好的年华,让她与心爱之人相隔两地。

????今天,他终于做到了。

????清除了柳石缘的余党之后,华国的内政彻底的掌握在了李弈乾的手中。赵景因为及时的悔悟,并没有酿成大错,而李弈乾对他也是不计前嫌,依旧委以重任。其实他不治赵景的罪,更多的是因为他知道赵景并不是一个眼中只有利益的人,他会为这个国家考虑,他的理想并不是做人上人,而是让这个国家变成一个美好的国度。

????这也是李弈乾在上一世华京城被攻破之时才知道的,因为赵景选择了殉城,与华京共存亡。重生之后,他多次对赵景不着痕迹的表示自己的想法,这才得到了他的忠心。而年初的平乱一说不过是为了今日做准备罢了。

????至于张谦,柳石缘确实是他的救命恩人,可那人更是一个忠君爱国之人。当他知道昔日的恩人居然做出通敌卖国之事的时候,毫不犹豫地就选择了站在李弈乾这边。只是他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能留下柳石缘一命,也算报答了他当年的救命之恩。是以,柳石缘最终被判处了流放之刑。

????自此,华国进入了前所未有的安稳时期,文武之争不再继续,而是合力发展华国的实力。因为这次的事情让他们意识到,无论文臣还是武将都是为了华国而存在的,只要能对华国做贡献,他们就能升官。学文习武只是一种方式罢了,并没有本质的区别。

????后宫之中,柳玉泱听说了前朝的事情,不等李弈乾前去问罪就在玉珍宫里投缳自尽了。临死前,她脱下了华丽的宫装,穿上了许久未穿的便服,那是她未进宫之时常穿的。

????太后经历了这次的变故整个人也苍老了不少,准备把手中的权力全数交出来。她还要求李弈乾派人在福寿宫里修一座小佛堂,她会每天去那里为她的儿女们祈福,同时也为华国祈福。

????经此大难,林雅歆的身体更是被坏了个彻底,整日里汤药不离手。李弈乾每次闻到从玉泉宫中传出来的药味,都感觉心像是被针扎一般。柳石缘伏法后的第三天,李弈乾就下令遣散后宫诸人,准其再嫁,独留林雅歆一人居中宫皇后之位。

????之后,林清旭从边关回来,查出了赈灾物资的许多问题,一一禀奏,为华国清除了一大批的蛀虫,其中就包括了丁蕊的父亲工部尚书。李弈乾大悦,晋林清旭为工部尚书,鉴于他的功劳,再加上未来的皇后是他的亲妹,也没有人出言反对。再后来,李弈乾为王锦云跟林清旭赐婚,就更是没有人敢反对了。他们已经看的很明白了,林家的昌盛就在眼前,不过最重要的是,李弈乾不止提拔了林清旭一人,他们这些人家族中的子弟,但凡有本事的李弈乾都给予了提拔,而那些碌碌无为之辈则是不奖不罚,包括林雅歆的父亲林如淳。并没有因为他的女儿当了皇后就有什么变化。

????这些都是林雅歆确定的,至于其他那些人,就都是她从旁处听来的了。

????据说,吴语嫣后来与一个青梅竹马的表弟在一起了。出宫之后她打算去边关寻自己的父母,只是那表弟不知怎么知道了这件事,竟追着她一路离京。那人在她入宫之后也没有另娶,只是为了心中那一丝奢望,听到吴语嫣出宫并且可以另嫁的消息之后欣喜若狂,忙不迭的就追着吴语嫣出京去了。再后来听到的就是二人成婚的消息,甚是恩爱。

????徐茜始终遵循着从一而终的思想,出宫后并没有再嫁,而是选择了常伴青灯古佛。

????赵琴悦对李弈乾虽然是真心的,但是经历了这么多,她也已经看开了。后来听说是带着侍从丫鬟去了江南,在那里当一个女夫子,专门教女子武功。

????孙琦的身体也早就坏了,所以她并远离家门,但是兄长已经结婚,日日留在家中难免会有口舌之争。因此她选择了独居在家里的一处别院中,得以善终。

????而于蕊,出宫之后早已没了娘家,最后沦落到给人缝缝补补度日。

????(全文完)

????————————————

????老幺说:完结感言在作品相关哦!到了分别的时候,大家不来看看老幺说了点什么嘛?


欢迎大家访问:毛豆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6shuku.com/book/97770/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