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岩是个没有多少经历,也没什么人际交往经验的人。这从他只是与郑鸣接触了短短的几个小时,就轻易被郑鸣得逞,跟他称兄道弟的单纯之中就能够看出。

????想来也是,他这个年纪刚刚从家庭的温室中解放,第一次到了外地上学,正是最淳朴纯真如同白纸的时候,加上本身又是喜欢宅在电脑前的宅男,那如同白纸一般的单纯郑鸣也是能够理解的。

????也许他从网络上接触过,看到过很多。但有些事情,有些经验并不是单靠不痛不痒的旁观就能学会的。只有深入骨髓的切身体会,才会让人真正的记住教训,并将之仿佛本能一般烙印在身上。否则哪怕天天看在眼里,听在耳里,当真正的碰到,人还是会犯就连自己也会觉得愚蠢的错误。有时候人就是这么健忘的生物。

????于是当他看到马岩摆出一副自认为看透世情的模样侃侃而谈的时候,他的心中即有感慨,也有好笑。

????想当初,自己刚刚经历被刺重生的那段时间,也是这般的不知天高地厚,自认为洞悉世情的。好在这种没来由的傲慢很快就被生存的危机和接踵展现在他面前的残酷现实打破。紧接着又吃过不少暗亏之后,这才让他浮躁的心沉静了下来。

????所以对着眼前这个不过多怀疑,轻易就他影响下亲近自己的马岩,郑鸣所抱持的态度是那种长辈看着晚辈的心情。

????“呵,看来我也是老了啊。”

????“啊?什么?”

????郑鸣的低声自嘲没能逃过马岩的耳朵,他立刻转过头一脸狐疑的打量了数眼郑鸣的脸庞,然后不屑的撇了撇嘴。

????“说你是我同学都有人信。装什么沧桑呢?”

????郑鸣听出了马岩字里行间里的酸意,他当然清楚这是怎么回事。马岩的容貌并不算出众,虽然不能说丑陋但也与好看搭不上边,恰巧郑鸣此时是他的前世容貌。他这种气质平和,干净英俊的容貌,在这里是很吃得开的,马岩的酸意也正是出自于此。

????摇了摇头,郑鸣没有解释对方曲解了自己的意思,而是负手而立向下看去。

????熙熙攘攘的人群像是两道并排交汇的水流,青春洋溢的男男女女们有说有笑,欢声笑语不曾传来,但单看他们的样子,就能环绕在郑鸣的脑海之中。

????他当时也是这些人的一员,一路上跟舍友们打打闹闹,做着各种傻事,用夸张的语言表情笑闹,也许只有这种时候,当时的自己才会将心中的抑郁和烦躁忘却,体会到青春该有的活力,享受着没有人认识自己的快乐。

????青春就像是萤火绚烂的流动银河,灿烂却也极致短暂。

????一时间思绪翻飞,郑鸣看着下方的人流,竟有些痴了。

????一旁只到郑鸣肩膀处的马岩抬首看着郑鸣的侧脸也失了神。那与年轻样貌格格不入的气质,非但没有带给人怪异的违和感,反而有着一股无法言说的魔力。那双深邃漆黑仿佛古井深谭一般的双眸中,更是仿佛有两团由液体构成的漆黑火焰明灭不定,散发出异样的美感。

????“你真的没有能力?看起来你可不像普通人。”马岩失魂落魄的喃喃自语道。

????一旁的郑鸣收敛了情绪,转头对马岩轻轻地笑,眼神中有着不可名状的色彩闪烁。

????“就像刚才吃饭时说的,至少‘现在’我没有任何能力。而且我一直认为我是一个普通的‘人类’,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亦或是未来。”

????马岩没有听出郑鸣在字里行间特意加重语气的具体用意,他只是被郑鸣的回答声惊醒,仿佛受惊了一般缩起肩膀,低下了头颅。

????他觉得十分羞耻,因为自己刚才的失神,还有那起伏不定的心绪。

????“如果我能像他一样那该多好啊。”他忍不住如是想着。这回倒没有那些靠着英俊的外表勾搭异性的小心思,而是单纯又纯粹的憧憬。

????总有一些人,他们所持有的特质和美好,让人心生向往。而当四目相接,彼此面对面近距离接触的时候尤为如此,似乎那些人无时无刻都在散发出让人难以招架的魅力。

????郑鸣瞥了眼连耳根都变得通红,接连退后数步,拉远了一些距离的马岩,没有阻止反而转过身再度俯瞰起了那个通往T字楼的坡道。

????“这里是陆晔身死的那个地方吧?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出了那档子事通往这座高台的天窗早已被校方堵死,不过马岩还是找了另一个通道带着郑鸣来到了这里。

????“你之前不是问起过他为什么那么做吗?我带你来亲自看看。其实我对他不算特别了解,他加入异常社也没有多久,而我对于心理咨询师那种并不感冒。不过有一次被他带到这里跟他说过一些话。”

????半晌,收拾了心情的马岩这才对郑鸣出声解释起来。不过,他通红的耳朵并未退去红晕,声线也略有些紧张的颤抖。

????郑鸣不清楚马岩的紧张是出于自己还是因为那个叫做陆晔的男人,于是转身像马岩投去了疑惑地目光,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直接说的话,我说不明白,你还是先耐心看看吧。”

????对于马岩的话语郑鸣没有多表示什么。他的时间还算充裕,目前也没有紧迫的事情追逐着他,于是他耐下心来按照马岩的示意开始仔细打量起了下方。

????汹涌的人流只存在于上下课的那段时间,十分的短暂。很快人流消散无踪,留下了空空荡荡的街道,只有偶尔走过的学生为这个宽敞的柏油路装点上了一分人气。

????时间流逝,郑鸣就这么或站或坐的在高台栏杆后观察者下方,随着一次又一次的人流形成复又消散,俯视着这一切的郑鸣,眉头也越皱越紧。

????“看来你也发现了。”

????马岩终于再度主动搭话,此时他也恢复成了原样,心态也放平稳了许多。

????“他们中有些人表现的有些怪异。就像……就像……”

????郑鸣指了指下方的人潮,眉头紧锁,却找不出适合的词语形容此时的怪异感受。

????“就像行尸走肉一样?”

????郑鸣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他们确实显得有些呆滞,行动模式有些雷同,但却又不像是行尸走肉那样麻木不仁,行将就木。郑鸣点头是因为确实有种行尸走肉的感觉,摇头是因为那么形容略显偏颇不太贴切。

????“就像是偶尔像人的稻草人?”

????马岩再度开口,这回郑鸣沉默良久,轻叹了口气,还是摇了摇头。

????这些天来他忙着理清来到这个世界的头绪,对于路人和行人倒是没怎么留心观察。而经过一下午的观察,郑鸣似乎终于明白了这段时间那股困扰自己的强烈违和感到底出于何处。

????不是那些人物逝世时间的细微差别。

????不是那些无处不在的细微不同。

????而是这里的人。这里的活人!行走在他身边的路人,陌生人!

????他们本身就携带者一种让郑鸣无法释怀的违和感,与郑鸣认知里的前世居民有着泾渭分明的差别。

????一旁的马岩见到郑鸣眼睛紧紧注视着下方,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开口说道:“之前你说你是普通人?”说到这里他呵呵一笑,伸出手指指向了下方的人群:“他们才是普通人该有的样子。”

????郑鸣见此心头一震。带给郑鸣强烈违和感的这些行人,似乎在马岩看来却是这里的常态!

????“果然,这不是我之前所在的前世世界。”他越发的确定了这点,不过很快他就想到了什么一脸狐疑的像马岩问道:“不对啊。我之前遇到的人都挺正常的啊。宋子华,郭晋,杨欣慧,还有你们,都没有向他们那样……”

????眼见郑鸣将一个个异常社里出现过的名字报出来,马岩眼神古怪的瞥了一眼郑鸣,语气难掩复杂的说道:“这些人都是异常啊!难道你从小到大就没有发现?难道你一直以来就没有接触过普通人?”

????听到马岩的惊呼,郑鸣沉默了下来。确实自他苏醒过后,与他交谈接触的陌生人都表现的十分正常。而他本人也没有心情去主动观察和搭理错身而过的路人。

????马岩见到郑鸣摸着下把低头不语不可置信的笑了笑,自行找了个自认为合理的理由:“可能你之前没有太过在意吧。我和陆晔也是一样,直到我们察觉出异样之前,我们也认为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马岩想到当时陆晔对自己说的那些话,清了清嗓子模仿着对方的口吻,对郑鸣说道:“你觉得这世界正常吗?无论是那些文学着作还是历史传记,无一不在表明,人类是复杂多变的,具有多面性的。而你看看我们的周边,这里是什么样的?你觉得当善恶二元化变得泾渭分明的时候,当现实与网络割裂,呈现出真正的两极化的时候,会发生什么?我不敢想象!想来那一定是十分恐怖的事情。”

????郑鸣皱眉看着语气突然变化的马岩,而马岩也对郑鸣解惑道:“这不是我说的,是陆晔当时对我说的。他当时的精神状态就已经不太好了。自从跟灵瞳,也就是王元谈过后,他的状况每况愈下,每天都是一脸的忧愁和抑郁。我们问他,他也不告诉我们他们二人具体谈了些什么。只是不住地感慨一切都是既定好的。”

????马岩停顿了一瞬,似乎回忆起了当时陆晔的状况,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也许他那时候就已经疯了。之后他跟我们说要做一番尝试,要改变现状,我们以为他是要放松一下,变换心情。没想到……之后他就做出了那次堪称网络盛宴的举动。”

????说到这里马岩苦笑了一声,哭笑不得的说道:“只可惜,他的所作所为就像是投身进湖泊里想要掀起洪水一般可悲又可叹。那场空前盛大的‘表演’只是持续了一段时间,紧接着大家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没有丝毫的所谓改变。如果硬要说的话,可能就是给校方填了个麻烦要请人将窗户锁死。”

????郑鸣没有从马岩口中得到自己想要的情报,于是尽管察觉到了马岩此时的情绪十分低落,却还是继续提问道:“你们是怎么看出来普通人和异常者的差别的?还有到底是什么会让陆晔绝望到以如此的方式反抗?他到底要改变什么?”

????马岩没有立刻回答郑鸣的问题,而是深深地看了一眼郑鸣之后,低头翻弄起了手机。

????就在郑鸣以为马岩是因为情绪不高不想搭理自己的时候,马岩将手机踹回了兜里,抬头对郑鸣招呼道:“走吧。你不是想知道吗?我带你去看看。”说完就率先像回去的方向走去。

????……

????16号宿舍楼。

????郑鸣站在与周围建筑别无二致的楼栋前,大楼上印着醒目的圆形图案其中一个数字“16”由加粗的黑色线条构成。

????被马岩带到这里的郑鸣望了眼站在楼栋前,同样抬首望着那仿佛受困于圆圈里显得有些拥挤的数字16出神的马岩,脸上流露出了疑惑不解。

????“这是校园的宿舍楼,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马岩没有答话,只是脸色复杂的轻叹了口气,朝着郑鸣打了个跟上的手势后率先迈步走了进去。

????宿舍的管理不是很严,尤其是这是一栋男生宿舍,加上郑鸣的样貌也很年轻,于是郑鸣畅通无阻的跟着马岩走进了16号宿舍楼,迈上了通往楼上的阶梯。

????最终,在马岩的带领下二人站到了一个房间的门口。

????213号。

????这是这个房间的门牌号,挂在大门的正中央靠上的位置,正好与郑鸣的视线齐平。

????马岩没有多话,掏出了兜里的钥匙,打开了那扇由不锈钢打造,略有些简陋的房间门。

????房间里有人。

????站在门口的时候,郑鸣就隐约听到了门里传来的声音。

????打开房门后,里面的人影顿时一一映入郑鸣的眼帘。

????这是一个四人宿舍。

????用睡觉的床铺都是上铺,其下是类似于电脑桌的空间。

????房间里有着三人。一人躺在上铺的床上,那是右侧靠窗的位置。一人则是坐在对面床铺下的皮质电竞椅上。另一人则是在靠门里右侧的桌椅前,房门一打开那个方砖般平整的平头首先映入了郑鸣眼中。

????进门后马岩没有打招呼,而是自顾自的招呼郑鸣向大门里测的那个书桌走去。

????那里与异常社活动室一样摆放着三台显示器,显得略有些拥挤狭小,不用说应该就是属于马岩的位子了。

????随着二人进入,房间里的谈话声短暂的停歇了一瞬,紧接着又再度响起。

????看到无视马岩和自己自顾自聊天的三人,郑鸣望了眼马岩。

????这家伙是被排挤了吗?带着陌生人走进宿舍,其余舍友竟然无动于衷直接无视。

????就在郑鸣思索对方带自己过来的用意的时候,马岩猛然向着对面坐在平头男子走了过去。

????没有丝毫征兆,也没有丝毫说明,马岩举拳变打一拳打在了平头男子身上。

????“砰,砰。”

????拳拳到肉的两声闷响传来,让郑鸣吓了一跳。

????这胖子突然发什么疯?是找自己过来壮声势,趁机发泄平日里的不满?

????然而这些年头很快就被房间里的诡异现象冲散,郑鸣看了看面无表情的回身走到书桌前坐下的马岩,还有那就算被打也没有丝毫反应依然背对着众人坐在桌椅前的平头男子,满脸的疑惑不解。

????尤其是另外两人的视若无睹,还有一颗不曾停歇的交谈声,这一切诡异的现象都让郑鸣心中升起了一丝含义。

????如此巨大的闷响怎么会无动于衷?怎么会连看都不看一眼?就算其余二人没有反应过来,那被攻击的那人呢?

????想到这里郑鸣仔细像那个平头男子看去。然而对方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依然保持着之前背对着众人的样子,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另外二人闲聊着。

????就好像……就好像之前马岩的攻击根本不曾存在过一样!

????“看到了吧?这就是常态。这种情况并不罕见,只是除了我们大多数人对此视而不见,而我们之前也不曾察觉罢了。”

????马岩平静中仿佛酝酿着风暴的平淡声音适时响起。

????满脸震惊的郑鸣连忙向他望去,却发现那双仿佛时刻都在睡梦中的双眼睁开了一道显眼的缝隙,其中黑白分明的眼眸中仿佛有道道光芒闪烁。




欢迎大家访问:毛豆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6shuku.com/book/91348/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