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敌人终究没有如波风鸣人所愿愚蠢到一个一个送,这艘轮船剩余的最高战力两个女骑士是联袂而来,一个红盔,一个青盔,都身材高挑丰满,面容姣好。

????两个女骑士见到室内破败景象和倒地的两人,不用确认眼神就知来者不善。

????波风鸣人一想到剧情里她们变身后辣眼睛的姿态,觉得她们三次元的样子会更难看,还是不见为好。那么,在她们变身前,就结束战斗吧。

????他在她们现身时就抢先出手,试探性斩出十六道风性质剑气,夏姬八斩×2。

????红骑士也不用结印,直接双手展开:“电荷壁障。”

????她们身前出现一个朦胧的浅白色屏障,看似稀薄不堪一击,但是里面闪烁着难以计数的细密的白色电弧,竟然将剑气悉数挡住,只是荡起一圈一圈的波纹。

????波风鸣人暗自揣摩:风不克雷,是因为体系不同,还是说力量本质差距大?

????从海德记忆里了解魔力后,波风鸣人知道查克拉比起魔力是逊色的。毕竟魔导士开辟魔法源积蓄的魔力的构成,除了本身的力量,还有一部分是外界魔力。

????在波风鸣人看来,外界魔力,和自然能量有什么区别吗?难怪从整体上看,魔导士身体素质要完爆忍者,个个都是徒手拆迁专家。没有一副强悍的体魄,也难以承受破坏力十足的魔法。而且用于战斗的魔法都是狂暴有余,精细操作不足。

????但查克拉和魔力差了多少,没有亲自体会过就不好比较了。外界魔力占比多少,连魔导士本人都说不清楚,也没谁考虑这个问题。

????波风鸣人得知魔法源后,不胜欣喜。因为不能长久储存仙术查克拉,仙人模式终究只是要花精力控制的临时状态,退出仙人模式后的落差感,滋味并不好受。

????得知魔法源之前,他只有两个思路来随时进入仙人模式。一是格雷尔之石,但不是长久之道。二是剥了老蛤蟆的皮制造可以储存仙术查克拉的仙符。但这太拉仇恨,顾虑到自来也和漩涡鸣人,他考虑将来去限定月读世界的妙木山。

????然而,如果今后他能开辟魔法源,然后新瓶装旧酒成功的话,比起能随时进入仙人模式,更便利的是一劳永逸的仙人模式,还附带提高身体素质的福利。

????还有公认的记录是几百年来,世界魔力浓度上升,魔法的威力越来越强。

????波风鸣人由此联想到里的灵气复苏,或者说魔潮起伏?

????所以这是忍者力量体系后期逐渐崩坏的原因?只是大多数忍者修炼查克拉,力量不假外求,对自然能量变化不敏感的同时,也慢慢沦为炮灰。

????话题回来。

????看样子青骑士对同伴的防护很信任,还有空看了看提姆西,数落道:“废物,没能保护好海德大人,这是严重渎职。”

????“少废话,”红骑士暗自咬牙坚持,却没有表现的轻松,“惊雷闪电击。”

????红骑士双手一合一拉,双掌间搓出跳跃着的腿粗的白色电柱,然后向前一推,电柱不离手,像蛇一样扭曲,延长着轰向波风鸣人。

????波风鸣人有点想笑,想起PS图雷电法王杨永信。却内心凛然,不会轻敌。

????剧情里号称绝对防御的我爱罗防御她的招式也没那么容易,还是取巧控制沙子形成避雷针将雷电导入地下。而且这个红骑特别能莽,能强行冲破沙缚柩。

????波风鸣人闪开电柱轰击,电柱还能灵活的转向追踪。看来魔法在操作方面也有独到之处,不像大多数忍术甩定离手就不受控制了。

????正当他要再次闪躲电柱轰击时,周围环境陡然一暗,变得漆黑无比,却是青骑士出手干预了。而且漆黑如浓墨一样蔓延过来,视野越来越狭隘。

????波风鸣人暗自思忖:这个幻术有点像黑暗行之术,可惜,速度有点慢了。

????他汲取格雷尔之石里的自然能量,以无形的仙法·冰之壁障全方位防御。

????电柱正面轰击没能攻破防御,开始缠绕冰壁,从其他角度试探轰击,像苍蝇寻找蛋的缝隙一样。

????红骑士见攻击不奏效,收回闪电:“轰爆你的乌龟壳,双重惊雷。”

????她双手吸附着压缩哔哩哔哩闪烁电弧凝聚的巨大雷球,冲向波风鸣人。

????波风鸣人可不会坐以待毙,也没有尝试用解开幻术的方式去解对方的魔法。

????想来对方是不会被自己的幻术影响视觉的,那就以幻术反击,谁怕谁啊。

????只见他右臂似缓实快的上下摆动,如柳条摇曳,正是可以群控的剑术与幻术结合的招式,木叶流·柳。

????红骑士与青骑士猝不及防,仿佛看到柳叶飞舞,身体被束缚,双双一愣。

????红骑士手里的雷球摇晃不稳,青骑士的幻术开始退散。

????波风鸣人不等视野里的黑暗完全消失,就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机会,感知锁定两团剧烈的能量波动,想必就是她们的魔法源了。

????不同于忍者的查克拉积蓄在丹田处,魔导士的魔法源在膻中穴附近位置。

????他发动瞬身术,与红骑士错身而过,突进到青骑士面前,递出青光熠熠的孔雀剑狠狠一刺。咔擦,噗呲,微弱的破甲声和入肉声几乎不分先后的响起,孔雀剑从乳沟穿胸而过。

????与此同时,他左手拔出雷神剑,头也不回,反手指向红骑士魔法源位置,金色雷电剑刃突刺延长,一记漂亮的背刺贯穿红骑士的魔法源。

????等红骑士和青骑士回过神后,齐齐口吐鲜血,感受到体内的魔力如退潮般消散。波风鸣人眸子平静的拔回双剑,二女身体一阵摇晃,倒在地上。

????“不...不可能,我...我的力量...”

????“你好狠,竟然废了我们,还不如杀了我们。”

????波风鸣人冷漠道:“安心,又不是致命伤,死不了人。你们两个才是专业的战斗人员,我需要你们的魔法修炼心得。要是你们听话,我可以考虑治好你们。相信我有这个能力。你们梦寐以求的格雷尔之石,可全部都在我手里。”

????波风鸣人同样强行对二女发动读心术获得想要的情报。

????然后用医疗忍术治好她们魔法源之外的创伤,在她们心脏里埋入控制符咒,让她们品尝了一下钻心之痛,就不敢造次了。暂且放任不管,留下她们和提姆西面面相觑。至于海德这个罪魁祸首,则完全不管不顾,让他等死了。

????他甩干孔雀剑上的血液,聚拢一团清水洗净后,从上到下,扫荡整个轮船。

????碰到的那些的傻大个,看似力大无比速度惊人,其实都是平民改造而来,魔法源都没有,不是他一合之敌,轻轻松松的用乱身冲拍中全部放倒。

????再将渔火八云他们接到轮船上,让船员们将傻大个们拉到甲板上摆放齐整。

????渔火仿若置身梦中:“这么快,就占领了这艘船?”

????红骑士和青骑士战战兢兢的站在一旁,提姆西一旁叫嚷着要为海德大人报仇,辱骂昔日的伙伴没有骨气。两位女骑士从前就瞧不起提姆西,若不是现在失去力量,定会给他深刻的教训。

????波风鸣人嫌弃提姆西聒噪,直接打晕他。对鞍马八云耳语了几句后,鞍马八云让提姆西做了个好梦。

????被梦魇缠身的提姆西,又梦到族人和父母被杀的那夜。以前他一直看不清凶手模样,幼时的心理阴影令他潜意识的忽略了。这次不知怎么,察觉到主犯兜帽下的半张脸,和他敬爱的海德大人重合,终于回忆起杀人凶手。虽然一时难以接受,可是一旦埋下怀疑的种子,就想起海德平时的违和,不得不接受。

????醒来后的提姆西,一想到被海德收养的自己,真如波风鸣人所说认贼作父,就内心作呕,恼羞成怒,恨不得将海德鞭尸,决口不提报仇的话了。同时心里不禁升起疑虑,为何这金发小子会知道,难道他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木叶村,火影大楼。

????“纲手婆婆,最近有没有寻找小动物的任务,比如说寻找雪貂什么的。如果有的话,就让我去做,顺便出去散散心。”漩涡鸣人纠缠道。

????“叫姐姐,”纲手怒道,“天天追问,你烦不烦啊?那么多任务,为什么非要盯着雪貂不放?这种低级委托任务,一般出现在任务楼,怎么会送到这里?”

????漩涡鸣人有苦难言。她想让格雷尔矿脉这种容易引起纷争的力量永久消失,前世就是寻找雪貂才遇到关于格雷尔矿脉的一系列事情。但是重生后隔了这么久,忘了具体日期,只好在这大致时间段天天问了。

????“好的,婆婆。”她心里嘀咕了一句:那可不一定。如果这个任务没有经过你手,你怎么会点名让鹿丸当队长?

????纲手忍住火气,敷衍道:“等我收到这个任务再说吧。你上次不是说任务失败后要好好修炼吗,这么快就沉不住气了?”

????漩涡鸣人上次追击日向宁次受挫,觉得自己疏忽大意才被“佐助”一招秒杀,所以知耻而后勇,缠着迈特·凯修行体术。

????她眼珠一转:“再不做任务,家里快没有余粮了,总不能坐吃山空嘛。”

????纲手道:“村里的任务多得是,养活你绰绰有余。村外的任务,没门。”

????漩涡鸣人惊道:“你怎么知道寻找雪貂是需要出村子的任务?难道...”

????纲手微楞,漫不经心的说道:“不是你说想出去散散心吗?想都别想,别忘了晓组织对你虎视眈眈。

????话说回来,你怎么肯定有个出村子寻找雪貂的任务?谁告诉你的?”

????漩涡鸣人打了个哈哈,支支吾吾,顾左右而言他,心想着是不是和好色仙人商量一下比较好。

????纲手打发漩涡鸣人离开后,才从抽屉里拿出一张任务委托,正是寻找雪貂的任务。她不禁沉思:虽然没有软禁她,但这有什么区别?我们是不是做错了呢?




欢迎大家访问:毛豆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6shuku.com/book/85446/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