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莹莹对莫白的思绪顷刻间涌上心头,香影垂颜。

????而楚莹莹手机的天行剑却是容不得她这片刻遥思,觊觎它的人仍旧贼心不死,然而,就在马三军与风怜影意欲先后出手夺剑之际,却只见眼前银光白刃,呼啸而来。

????“住手!”文延武声落刃出,将马三军等挡在了一旁。

????“你……!”风怜影欲言又止,她看出了文延武眉宇间的那股惆怅已然散去,换之而来的是一种刚毅决绝的坚定,或许是于心有愧,亦或许是她对文延武有了另一种刮目相看的敬畏。

????见到文延武突然横加干涉,马三军哪里能咽下这口气,平日里只有他对别人的予取予求,何曾遭受过这般境地,况且此行非但没能拿住楚莹莹,因为怒天听的出现,方才还在握的寒月宝刀与天行剑这两把绝世神兵,顷刻间便易了主,真可谓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放下宝刀!或许本王能饶你一命!”马三军仍旧言语高调,丝毫没察觉如今已不比当初,就算他能在修为上压过文延武一头,还有燕云十八骑与薛长戈等人对他满是敌意。

????趋于形式,对刀剑的争夺,虽然风怜影不至于对他出手,但至少已跟他不在同一阵营了,况且风怜影心中的盘算,他一直都是捉摸不透的。

????而楚莹莹的心中念转千回,往日娇纵泼辣的性情,早已因为对莫白的思念而被消磨得所剩无几了。

????霍君羡段七等人自潇湘水榭取走画卷之后,便星夜飞骑,匿迹居处,将痕迹抹去得一干二净。

????他虽早已不再过问江湖之事,但身为圣杀手江南煞仅剩的门徒,对师门传承的使命,或许更是因为曾经的那种荣誉,让他和段七心里始终秉持着那份信念,持天行代天行罚,尽管如今天行剑令的规矩早已变换,已全然不再需要圣杀手这一身份,当然这份荣誉也就随之消失了。

????而霍君羡的夫人南宫恋儿当年也曾是艳绝天下的大美人,当初本来因为对薛长戈不可一世的霸气的仰慕而委身于他,奈何薛长戈因为有美人在旁而逐渐逐渐消去了当初的霸凌之气,变得越发平凡,这才使得南宫恋儿移情别恋,终落在了霍君羡这枝梧桐树上。

????霍君羡本就出身商贾之家,家世显赫,自幼饱读诗书,南宫恋儿多年来相夫教子,过惯了奢华的生活,偶然小有怨言,有了薛长戈的前车之鉴,霍君羡自然会多方细心在意,虽为隐居匿迹,但霍君羡为了稳住家室完整,从未与外界断了消息。

????邀请莫白邻舍而居,便是他的一片盛情。

????南宫恋儿不愧为风云一时的美人,独子霍文渊在她的引导下知书达礼,文质彬彬,也甚是讨人喜欢,难怪人们常言,家有好妻子孙贤三代。

????而霍君羡相邀莫白其实另有私心,其实说白了也是因为对莫白执掌天行剑的这重身份的攀附,龙行司素有规矩,天行剑重现江湖便是遴选下一任看守剑陵之人的开端,霍君羡有意让独子霍文渊亲近于莫白,加之霍文渊聪明乖巧,十分讨人喜欢,其父亲霍君羡又有意无意地时常从旁提醒,莫白早已看出了他的心思。

????盛情难却,更不好回绝,最重要的是莫白与那霍文渊十分投缘,相处数月下来,莫白心中早已选定了他作为继自己以后的下一任守陵之人。

????龙行司虽然神秘莫测,但对遴选看守剑陵之人并无过多干涉,但有一条,必须得到现任执掌天行之人的首肯,所以莫白的这个身份,就算他避尘世外,也仍旧难有他人一份清清白白的真心相待。

????没有无缘无故的情,更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为了让莫白认下霍文渊的下一任执掌天行剑的身份,霍君羡不惜大耗黄白之物,多方搜罗一切可能引起莫白注意的消息,最终无意之中在南宫恋儿口中得知,寒雁城的潇湘水榭之中可能藏有与龙行司有关的物件,于是便趁着寒雁城守卫松懈之际,星夜踏尘来取。

????而南宫恋儿对潇湘水榭当中藏物所知的详细,自然是从当年薛长戈口中得来。

????然而他却并不清楚,那潇湘水榭之中所藏的那副画卷,莫白早前便已见过,一身独步天下的内力,亦是独孤宏依照画卷所授,自霍君羡取回画卷之后,夫人南宫恋儿便将其藏了起来,这画卷的诡异,她当然晓得。

????待得寻来莫白过目,凭借他的深厚功力或许能化解得了这画卷上的诡异之处,过后再伺机问出个中详情。

????南宫恋儿与夫君携全家长幼隐匿于此,表面上是为了在这纷乱的世道求得一间宁静之所,实则还是伺机图谋着龙行司之事,与马三军等人相较之下,只不过行事的手段不同,更为低调。

????凡事欲速则不达,马三军与风怜影过于急功近利,虽然用手段从莫白手中得到了天行剑,可到头来还是被怒天听强行拿走交与了楚莹莹,终究竹篮打水一场空,而霍君羡夫妇俩认为事在人为,所以要想图谋龙行司的秘密,莫白远比那天行剑重要得多。

????龙行司要十年守护剑陵方才给出天行剑来,世人只知天行剑的威风,殊不知它的威风一是来自于龙行司不败神话的威名,二是执掌之人的武学修为与对龙行司的了解。

????加之莫白的上一任天行剑主樊孤尘也曾对南宫恋儿有过一段露水缘分,在那时南宫恋儿便笃定执掌天行剑的人比天行剑更为重要。

????可惜彼此误解心意,使得樊孤尘误将婢女小随的有心撮合,理解成了南宫恋儿情意,南宫恋儿将樊孤尘的仰慕曲解成了登徒浪子般对她美色的垂涎,终使得樊孤尘一世孤独,两头落空,小随亦如眼下的楚莹莹一般,欲舍难离般消失在了茫茫人海。

????只不过莫白所处的时势不同,那时还无人敢对龙行司有所图谋,樊孤尘几乎可以横行无忌,如今形势倒转,但凡有些实力的,都将天行剑与莫白看得尤为重要,故而楚莹莹对他们来说,是牵制莫白最为有效的一种筹码,所以楚莹莹与小随虽然同是天涯沦落人,但彼此的命运却是截然不同。

????人的命运在时势利害面前,哪有什么我命由我不由天那般豪迈壮阔,最终只有默许的权利。

????说是放下,哪容得放下。

????莫白虽然难得有了数月的闲情清静,远离尘嚣与人心叵测,莫白平时极少登门过户,以免惹人嫌隙,可自从那几日霍君羡无端神秘远行,再到后来平日清静的门庭忽然之间多了许多来往之人,当即明白了过来,平静的日子不会再有了。

????连日来,莫白一直在等着霍君羡前来知会一声,可是平日里极易亲近的霍君羡,忽然之间冷漠了许多,与他的夫人南宫恋儿就更少碰面了,这让莫白心中难免嘀咕,自己这段时间与于旭二人借居于此,霍君羡夫妇对他们很是照顾客气,如今他们定是遇上了难事,此刻若自己还置身事外,岂不辜负了人家的一片盛情。

????这日清晨,莫白一如往日早早起身,相邀于旭二人一道上山捕些野味,好作为登门之礼。

????“于兄!你我二人闲赋在此多时,今日我俩松松筋骨如何?”二人来在屋前竹林,莫白说道。

????“随你!”于旭似是睡意未解,满不耐烦地说道。

????“霍大哥一家可能遇上大事了,今日我俩多捕些野味,一来可以松松筋骨,二来也好拿这些当做上门礼物,一探究竟,毕竟我们受了人家的恩惠!”莫白未在意于旭的随性,继而言道。

????莫白言毕,于旭前行几步,抱手靠在几根竹子上,斜眼看了看莫白,随后长吁一息说道:“你还晓得在人屋檐下,欠人人情了!我以为你真是一根木头,受之无愧咧!”

????于旭之前因为妹妹于冰心一事久不能释怀,如今与莫白相处时日长了,想起莫白的境遇,反倒被莫白的木讷与坦率勾起了几分同情,在这份同情的基础上,他们之间已经逐渐成为了无话不谈的朋友,一个性格木讷,一个寡言少语,虽然时常有些口角,但彼此都是毫无恶意的,为的只是一吐心中压抑罢了。

????可上天总不遂人愿,两人用尽本事,始终一无所获。

????“你这天行剑的主人号称可以号令天下,如今连个鸟都抓不着!说出去真叫人笑话!”于旭看着莫白满身狼狈,侃侃笑道。

????“你还不是一样,连根毛都没见到!”莫白久释重负,心中不再压抑烦闷,心气顺畅自然也能说着彼此奚落的玩笑话来。

????“现在怎么收场?”

????“买!”

????“买!你有钱吗?”

????“我没有你有不就行了!江湖救急,你家开当铺的,你这个当铺的少东家别跟我说也是个和尚化缘讨面粉的!”

????“什么和尚讨面粉?”

????“一穷二白!”

????“真有你的,没本事就别逞强!”

????于旭不愧是家底殷实的当铺少东家,选的拜礼果然上得了台面。

????就在二人人未到声先至,步入庭院之时,只看见一人半蹲马步,做虔诚上香状地双手握剑,呆站在庭院一隅,仔细一看,是段七。

????“段兄!佛祖慈悲为怀,拜佛要上香,不是上剑的!”于旭调侃说道。

????听到有人言语,霍君羡连忙迎了出来,同样是人未到声先至,哈哈说道:“哈哈哈哈!二位兄弟莫要笑他,他非要逞能教人家剑法,结果他教得太快,徒弟没学会,他还不乐意了,给徒弟罚了!”

????“……给徒弟罚了!”听言莫白差点笑出声来。

????“哎呀段兄!你这也是个人才啊!教徒弟徒弟没学会,还让徒弟给罚着在这里做一剑擎天!”于旭继而笑道。

????“好了好了!你们也别笑话他了,这就叫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说着,霍君羡示意手指了指一旁的那个人,正是那日段七救下的女子,如今已嫁他为妻。

????段七往日何等威风,如今心性因情而变,也算是一种归属。

????说罢霍君羡将二人引进正厅,未等他再开口,莫白一眼便看到了偏厅悬挂的那副画卷,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而捧茶入厅的南宫恋儿呆站在门口,看着莫白异样的神情,当即更加笃定,莫白果然见过这副画卷,那么他异于常人的修为,或许真的与这画卷有关,念及此处,只见南宫恋儿嘴角微扬,颇有些欣慰的样子。


欢迎大家访问:毛豆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6shuku.com/book/79809/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