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九十五章  如何治疗肺病?

  老大面无表情,老二却更加不高兴了,“所以,你口中的难,是说能慢慢医治,能改善一些,但是不能根治?”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

  老二道:“那改善是改善到哪种地步?”

  “还要号脉一番才能确切。”

  老二一听,朝老大看去。

  老大冷淡摇头,“号脉就不必了。”

  端木雅望也不觉得惊讶,淡淡点头,还没开口,老二便不解道:“老大,好歹有人能医治一下你的病症,你也不必为心肺所苦,为何不号脉?”

  老大并没有回答他的意思,目光看向端木雅望,“我的肺病,如果不治疗,后果会如何?”

  “至少少活十来二十年吧。”端木雅望说得坦诚,“而且,随着年岁的增加,您的肺部负担会不断的加重,届时大当家您会活得相当痛苦。这一点,大当家您应该清楚,您的肺病这么多年了,其实是一年比一年难以忍受了,对吧?”

  老大不答反问:“你打算如何医治我?”

  “未知全貌,我便不开药方了。”

  老二质疑道:“你是不是故意的?就因为老大不给你号脉,所以你便药方都不开了?你不是察觉到了老大的病况了么?对症下药就是了,哪来这么多的废话?”

  端木雅望挑眉:“药方我随时可以开,但开了老大便敢用么?”

  老二一愣。

  他这才想起,端木雅望和夜弄影两人对他们来说,虽然是两个养在家里的奴隶,但是因为她们过于聪明,过于有主见,随时可以从奴隶变成两匹伺机的狼,随时都有可能反咬一口,从而逃脱。

  老大不让她号脉,就是为了防她。

  毕竟,懂医的人,如果真正掌握了主人的所有病症,对主人来说,是极大的危险。

  不得不防。

  老大淡淡道:“药方你也不是不能开,可以开来看看。”

  端木雅望却坚定的摇了摇头,“老大,我觉得不必浪费这个时间了。肺部方面如何治疗如何将养,我还是有一番心得的,我会根据大当家您现在的情况,给您开出一份调理的药膳。”

  “药膳?”老二蹙眉:“就是通过食物来改善病症?”

  “没错。”端木雅望颔首:“药膳里,甚至都不需要去用药材,大当家也不必疑心我会动什么手脚。”

  老二道:“一点药材都不用的话,功效应该很慢吧?”

  “慢肯定是慢的,不过润物细无声,虽然一两天看不见效果,但是一个月两个月之后,再对比现在的话,变化就很大了。”

  “是么?”病还是需要药医治,没有药的作用,老二对这个说法并不信任。

  毕竟,老大因为肺部问题,前些年已经吃了不少药了,甚至可以说吃遍了药类,依旧一点用都没有。

  再说了,如果一个人病了,要都不用吃,就只是平常吃饭那样吃东西,就能痊愈的话,那么

  老大则很直接,“你写个药膳方子给我看看。”

  话吧,吩咐老二,“给她备好笔墨。”

  “哦。”

  老二乖乖照做。

  拿来一套笔墨纸砚后,端木雅望便坐在桌子旁开始写。

  这一次,她写了三张单子,写完就递给老大了。

  老大拿过去看,老二也因为好奇,凑过去看。

  这一看,他不满得紧:“怎么全是各类吃的,三个方子分别是早中晚三顿,但是每一顿都没两样药类啊,你确定这是药膳?”

  端木雅望笑笑不说话。

  老二还发现了一个很关键的点,“这些膳食里的肉,居然就只有早上是有鸡肉的,中午跟晚上居然全是素菜?我们居然一顿不吃肉,嘴巴都要淡死,走路都没力气的,你……你这药膳也太苛刻了吧?谁能能坚持下来啊。”

  端木雅望道:“这个地方有什么禽类我不太清楚,不过,这两天好像吃的都是羊肉猪肉,而院子里也养着有鸡鸭什么的,就我能知道的家禽类来说,我根据大当家的情况开的药膳。”

  话吧,她加了一句:“当然,如果有鱼肉,其实更好,比鸡肉还要好一些。如果一定要吃肉的话,鱼肉我可以用特殊的烹饪方法,烹饪过后是可以每顿吃的。”

  “那还好。”老二嘿嘿一笑,斜翘着唇角对老大道:“老大,我明儿就名人去西边给你抓鱼,有了这两人,我们这点钱还是有的,对吧?”

  老大不置可否,只问端木雅望:“这样的药膳,我要吃多久?”

  “最好是一直坚持。”

  老大拧眉:“一辈子?”

  “对。”端木雅望说了一个字,又加了一句:“当然,坚持不下来,也不必太过强求,根据药膳养一年左右,其实能好个七七八八了,接下来的日子只需要戒掉一些不必要的食物,这个状态倒是能够维持的,也至少能愉快的多活个十年吧。”

  老二又问:“这是最温和的药膳么?如果往里面加入治疗的药物,是不是不用吃这些寡淡的食物一年?”

  “也好不了太多。”端木雅望老老实实道:“这种病,还是调理为主,药物治疗除非是直接药物医治一段时间,这样能缩短半年,但调理还是必不可少的。”

  “那就这样吧。”老大点点头,将手中的单子给了老二,“以后你卖东西,将这上面的都买上,我就吃药膳吧。”

  老二一脸艰难的问:“老大,你……真要这样吃一年?”

  老大:“难道你想我早死?”

  “当然不是!”老二快速摇头,然后艰涩道:“……您这样吃,该不会我们也要跟着您这么吃吧?”

  “我没有虐待人的嗜好。”老大说这话是有些没好气,“况且鸡肉和鱼肉都比牛肉猪肉贵,我可没有钱让你们吃跟我一样的。”

  老二一手攥着纸张,一手拍了拍胸口,松了一口:“那就好那就好。”

  真的要他这样吃,不到三天他就能因为嘴巴寡淡而死。

  他心情愉悦之后,也还想到了一件事,问端木雅望:“除了肺的问题,老大的寒症你可有办法医治?”

  (//)

  :。:

欢迎大家访问:毛豆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6shuku.com/book/62065/18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