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颖如神情错愕,难以置信地说道:“你说什么?我爸死了!?”

  奚云凤也斜着眼,嗤笑不绝道:“怎么,你现在才知道啊,你爸早在五年前就死了,要不是我们帮着收尸,家里头连个送终的人都没有,真是可怜啊。”

  奚颖如猛然扭头,迫不及待地质询道:“妈,她说的是不是真的,我爸去世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老妇人声泪俱下,哽哽咽咽道:“当时你跟我们吵了架,一去不复返,连电话号码都换了,你让我怎么告诉你啊,我甚至不知道你的去向。”

  奚颖如罕见的沉默了,因为直到现在她才醒悟过来,自己已经好多年都没有回家,也没跟家里联系了。

  最近的一次,也是十二年以前,她独自抚养谢小姿,因为生活压力太大,曾主动向家里妥协,要求他们承认这个外孙女,只可惜见面时父亲奚宝林说许多难听的话,导致最后谈判失败。

  奚颖如一气之下,父女决裂,断绝了与家里的往来,就连联系方式都换了个遍。

  奚颖如怎么也没想到,那一别竟然变成了永远,只有奚宝林的怒斥还历历在目。

  “你竟然还有脸带这个野种回来,马上给我滚,奚家的脸都被你们给丢尽了。”

  “你吃我的穿我的用我的,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你既然那么有能耐,就自己去挣钱养活她啊。”

  “一个个都想死,那就去死好了,反正你们也从来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你给有多远给我滚多远,最好再也不要回来,就当我没生过你们。”

  “我不需要,也不指望你为我养老送终,我就算是死了,也绝不会承认这个野种,只要有我在的一天,你们就别想踏进奚家一步。”

  妹妹崇尚婚姻自由,离家出走与他人珠胎暗结,姐姐受其影响逃离奚家,暗中接盘抚养谢小姿。

  这对患难姐妹,坚持自己的理念与追求,将整个奚家搞的乌烟瘴气,全家人不得安宁。

  究竟是对是错,这么多年来,奚颖如一直在思考,最终也得出一个结论,追求恋爱自由没有错,错在无所顾忌的伤害了自己的家人。

  “对不起。”现在回过头来,发现一切都晚了,奚颖如嗫嚅了半晌,最终也只说出了这三个字。

  看她这个样子,奚云凤分外得意,还不忘继续嘲讽一番:“呵呵,你们姐妹还真不愧是奚家的两朵奇葩啊,好好的千金大小姐不当,偏偏要跑去糟践自己,尤其是你那个妹妹,门当户对的不嫁,还偏偏在外面跟别人生了个野种,真是丢尽了奚家人的脸,死了也是活该。”

  奚颖如陡然火冒三丈,怒目圆睁道:“你说什么,有种你再给我说一遍!”

  感受到迎面扑来的煞气,奚云凤被吓了一跳,定了定神,依旧口无遮拦道:“说就说,我还怕你不成,敢做不敢让别人说啊,本来就是贱…”

  啪的一声,奚云凤的话戛然而止,捂着脸难以置信的惊叫道:“你谁啊,干嘛打我!”

  谢欣明满脸铁青,捏了捏拳头,语气不善地质问道:“你说谁是野种,你说谁贱呢?”

  奚云凤气急败坏地叫嚷道:“我说这丫头是野种,我说奚佳琳贱,关你什么事啊,你是不是有病啊,突然冲过来打老娘。”

  “呵呵。”谢欣明诡异地笑了笑,冷冰冰的盯着她,掷地有声地说道:“奚佳琳是我的妻子,谢小姿是我女儿,你敢骂我妻子,侮辱我女儿,我打你算是轻的,要是换在以前,你已经是个死人了。”

  奚颖如被噎的不轻,瞬间恼羞成怒,气势汹汹地嚷道:“好啊,大庭广众之下你竟敢威胁我,你以为我是吓大的。我告诉你,我是奚家人,不是你能得罪得起的,你今天要是不把话说清楚,休想走出这个门!”

  谢欣明冷笑了两声,不屑一顾道:“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还管不到我。我不管你是什么人,这里是魔都,是龙你也要给我盘着,是虎也要给我卧着,你如果有什么不服,随时欢迎你来找麻烦,本人谢欣明,恭候你的大驾。”

  说罢,也不管她作何反应,小心搀扶着老妪,和奚颖如等人一道出门而出。

  离开了眼镜店,谢欣明赶紧送老人去医院处理伤口,之后便不容分说的替她们安排了餐厅,四人得以齐聚一堂,再次回溯了那尘封已久的往事。

  经过进一步的攀谈,老妪这才知道,眼前这个人竟是奚佳琳当初的爱恋对象,是自己名义上素未蒙面的女婿。

  而谢小姿也因此知道了,原来自己的亲生母亲已经死了,奚颖如只是自己的姨妈,眼前这个人突然冒出的男人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厉害,你们可真狠呐,全都把我当傻子一样愚弄是吧!”

  这真相实在太过滑稽,仿佛世界都颠倒了过来,谢小姿完全无法接受,脑子陷入了一片混乱当中,呵呵冷笑了两声,愤然拍桌离去。

  而奚颖如同样承受了巨大的痛苦,身世的确认,意味着自己将永远失去谢小姿,这个她含辛茹苦养育了近二十年的孩子,不是亲生胜似亲生啊。

  其实,当谢欣明出现的那一刻,她就有些恐慌,没想到这一天来得如此之快,她很后悔当初没有阻止谢小姿报考魔都医科大学的举动。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事到如今,奚颖如也是方寸大乱,她将一切不幸的根源都归结到了谢欣明的头上,即便过去了这么久,她对眼前这个男人的恨意仍旧有增无减。

  “现在你满意了吧?我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非要与小姿相认,但我要告诉你,我绝不会把她交给一个企图用自己的亲生骨肉来做肾脏移植的人的手上。”奚颖如长叹了一口,眼神突然变得锐利起来,她死死盯住谢欣明,斩钉截铁道:“你休想从我身边夺走她,想要做她父亲,你不配!”

  “妈,我们走,跟这种人一起用餐,简直倒人胃口。”她不由分说搀扶起老妪,丢下一句极其嫌恶的话,之后便摔门而去了。

欢迎大家访问:毛豆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6shuku.com/book/22246/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