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旭蹲在地上,摸了摸眼下这只毛绒狗外形的白蚁蚁巢的脑袋,感受到控制这一窝蚁群的异化白蚁蚁后传递给他的信息。

  比真实生物更顺手柔软的皮毛,从手心传达上来的时候,给人带来一种特别愉快的抚触体验。

  异化白蚁蚁后的智商并不高。

  它们的能力主要体现在控制蚁群其他异化白蚁上,而其他方面的智慧,则并不会比同类普通白蚁蚁后高太多。

  秦旭与这些异化白蚁蚁后打过招呼之后,就听到临时活动板房外面,传来几个年轻人熟悉的说话声。

  秦旭想到还有几项工作,要交代蓝游和北宁处理,便起身离开异化白蚁杨志房,推门走到校园里。

  临时活动板房前面原本就是一片宽敞的空地,经过他们贝宁他们四人的整顿和规划,如今已经是一个非常清楚的院子。

  整齐叠放的异化白蚁喂养物,根据其类型分门别类整理的井井有条,不显得杂乱无章。

  秦旭走出临时活动板房,就看到两个穿着防护长袍,戴着厚厚的过滤口罩,脚下踩着长筒胶鞋的两个青年,正在小院外面的一块场地上,处理今天刚刚运回来的垃圾。

  在刘景怀的坚持下,从废弃的垃圾场挑拣运送垃圾的过程中,相关的人员都需要穿戴好全套的防护设施,避免过度接触可能被污染的废弃物。

  比起生命力强悍的异化白蚁们,人类的体质,在细菌和病毒面前显得更为脆弱。而蓝游北宁两人,因为自身免疫系统的问题,比普通健康的人,需要更谨慎小心。做好防护和隔离工作。

  这些垃圾一旦经过异化白蚁的处理,强腐蚀强净化作用的分泌物,在改变垃圾性质的同时,也将其所携带的大量细菌病毒和有害物质清除消灭。

  穿着全套装备的北宁和蓝游看到刘景怀圆乎乎的身影从屋内走出来,忍不住抬起戴着厚手套的手臂,朝着秦旭招手打招呼。

  隔着全副武装的防护服,也能感受到他们两人高兴的心情。

  蓝游和北宁打过招呼,继续手中的工作。他们有条不紊地将从废弃垃圾场运来的废弃物,放入距离临时活动板房不远处的一个漏斗外形的机器里。

  简单的搅碎机,足够应付目前异化白蚁养殖场的工作量。

  秦旭摸了摸下巴想到,老秦师父前阵子刚刚提到,异化白蚁蚁后的数量,会在接下来一段时间内,进入一个快速增长的阶段。

  如此一来,按照这群大胃王的食量,光靠着目前的人员情况,很难让每一窝异化白蚁蚁群,都得到充分的食物供养。

  招募异化白蚁养殖场的工作人员这件事,需要提前列入计划中,避免等异化白蚁蚁巢数量增加之后,因人力不足,拖后养殖场的发展。

  秦旭在心中将招聘员工的事情盘算了一遍,心里马上有了计划。

  异化白蚁养殖场的工作内容,并不复杂,技术含量也不算太高,秦旭想到以前在办案中接触到的一个公益组织,马上就有了招募范围。

  秦旭去年年初,刚刚进入局里工作时,曾经协助黄正浩办理过一起专门针对残障人士的诈骗案件。

  在办案过程中,秦旭与东城区内多个帮助残障人士的公益组织和社区负责人联系,也了解到残障人士在务工,求学,以及社会生活中的种种不便。

  在距离东城区长阳警察局不到八百米的长阳社区管理处,就有一位专门负责帮助辖区内残障人士介绍工作的社区工作人员。

  秦旭看了一眼端着菜篮子,哼着不知名调子在收拾菜叶的孔旺,然后走到一旁安静的角落,往头顶上的位置,轻轻勾了勾手。

  一只蓝水晶般剔透的蝴蝶从他身边如轻巧的精力,扇动翅膀滑过,秦旭手里多了一台手机。

  身为刘景怀的时候,秦旭会将自己的手机和其他物品,寄放在飞蝶的空间里。

  在手机里找到社区管理处联系人的电话,然后用刘景怀的手机拨打号码。

  电话接通,一个语速略快的女声从听筒那头传过来。

  “您好,这里是东城区残障人士职业发展中心。”

  “您好,我找孔雪琴,想咨询一下有关残障人士就业的事情。”秦旭用刘景怀的身份说话的时候,与秦旭自己的声音完全不同。

  改变腔调的小窍门,对博览仙兽门藏书的老秦师父来说,真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知识。

  “我就是孔雪琴。”

  孔雪琴是东城区残障人士职业发展中心的员工,这个组织是东城区政府建立,专门为东城区内的残障人士,提供就业帮助的部门。

  孔雪琴年龄比秦旭稍大几岁,圆脸大眼,性格爽快,本科毕业,参加招考进入残障人士职业发展中心工作。

  她虽然只是一个普通基层办事员,但办事细致,自学了手势语言,当时帮助秦旭,更好与聋哑人受害者交流。

  “我是长阳分局的秦旭的朋友,我的公司想招聘一些员工,他告诉我你这里可以找到比较适合的人员。”

  听到刘景怀的来意,孔雪琴立刻连声说道:“是的是的,你叫我小孔吧,非常感谢您的支持和帮助,您能提供多少个工作岗位呢,对员工有什么具体要求?”

  秦旭当初在办案的时候,就听孔雪琴谈起,他们职业发展中心,等待工作的残障人士数量多,合适的工作岗位却比较少。

  这也难怪,孔雪琴听到刘景怀来送岗位,声音都变得激动起来。

  “近期需要六名员工。”秦旭说道,“具体的工作内容,我会让我员工发送资料给你。”

  秦旭想了想,又将蓝游和北宁的工薪待遇,告诉孔雪琴。

  电话那一头,******的孔雪琴,将自己听到的重要信息,记在笔记本中,并迅速在脑海中掠过名单,匹配合适的对象。

  笔尖在A4白纸上,写下“五险一金”、“4600工资,1000-1500奖金”、“包员工宿舍和三餐”等关键字。

  孔雪琴结束通话,将这家名为“仙兽养殖场”的公司提供的岗位福利待遇,与目前手头上其他公司提供的岗位对比。

  “比普通人的薪水,还要优厚一点。”孔雪琴估算之后,觉得这家公司的老板,真是十分厚道。

  身为刘景怀的秦旭,刚刚结束与孔雪琴的通话不到一分钟,飞走的空间飞蝶,又轻盈在秦旭面前一掠。秦旭手中刹那间多了一台正在震动的手机,属于秦旭自己的专用手机。

  秦旭拿起手机,一看屏幕,顿时一乐。

  这不是刚刚挂掉电话的孔雪琴吗?

  秦旭扫了一眼周围,才恢复到自己原本的声音,接听了电话。

  孔雪琴给秦旭的手机打电话,是谢谢他给朋友推荐残障人士职业发展中心。

  大概知道当民警平日工作比较忙,孔雪琴并没有占用秦旭太多时间,郑重道谢之后,就结束通话。

  秦旭将手机放回小飞蝶的空间,看到蓝游和北宁已经完成打碎垃圾的工作,正打算走过去,就听到肩膀上听了半天他一人扮演两人的老秦师父,说道:

  “你想把白蚁养殖场的工作,留给听力语言障碍的人吗?”

  “是的。”秦旭简单向老秦师父解释了养殖场招聘残障员工的缘由。

  年初,跟随黄正浩一起调查专门针对残障人士的诈骗案件,秦旭在调查取证的过程中,接触到了许多聋哑人。

  听力语言的残疾,是华国数量最多的残障人士,总数超过两千万人。

  因为缺乏与人交流的能力,他们的生活,学习,工作,维权都面临许多困难。

  “当时被骗走大半生积蓄的聋哑人大叔,没有结婚,在小学当了二十多年的清洁工,省吃俭用攒了二十多万的养老本钱,全被骗光了。但他不识字,不知道怎么报案,只学习了简单的手语,就算我尽力与他沟通,也找不到线索。”

  “还有一个跟我同龄的男生,出生难产导致听力损伤。比起老一辈稍好一点的情况是,他父母将他送到聋哑人学校。可是,在聋哑人学校的学习课程,还只局限在语言沟通这一方面,而知识,能力,为人处事的培养则非常匮乏。因此,他成年之后,想要获得一份工作,也十分艰难。”

  “对普通人来说,就业门槛比较低收银员,服务员,清洁工家政这样的职业,对他们来说,都很困难。”

  “他们的就业难度很大,工作内容非常单一,而且工资待遇比普通人差很多。很多企业宁可缴纳高额的残疾人安置就业保障金,也不愿意接收他们。”

  “当时,看到他们的处境,心里就特别不是滋味。”

  秦旭看了一眼正在施工的工地方向,扬起嘴角笑了笑,露出脸上标志性的单个酒窝,继续说道:“当时自己还是一个刚刚入职的小菜鸟民警,实习的名头都还没摘掉,心有余,而力不足吧!现在咱们养殖场正好要找人,比起普通人,还是找一些更需要的人来吧!”

  秦旭当初从被废弃的危楼里,找到蓝游他们几个人来工作,也是同样原因。

  老秦师父点头,发髻上绑住头发的天青色绸带,也随之一摇一晃。

  “老朽明白。”

  老秦师父想到当年将尚在襁褓中的自己捡回仙兽门的师父,又连续点了几下脑袋,幼童般圆润的小脸上,写满了赞同。

  突然,老秦师父黑黝黝的眼珠子灵动转了两圈,喃喃说道:

  “让老朽想想,让老朽想想……”

  秦旭还想追问老秦师父想到什么,余光瞥见蓝游和北宁已经脱掉身上的防护套装,一脸笑意朝着他走来。

  看到老秦师父穿着小布鞋的脚藏进长袍里,盘腿坐在自己肩膀上,眼神逐渐放空,秦旭便猜到这位小孩儿模样的老祖宗,已经陷入沉思,便自觉不打扰他。

  “刘叔!我进屋给你拿个东西。”

  北宁率先喊了一声,然后半路拐进临时活动板房里。

  秦旭想到孔旺先前说漏嘴的礼物,也觉得有些好奇,北宁他们准备了什么东西给他。

  北宁还没出来,秦旭先朝旁边腼腆笑着的蓝游问道:“今天看起来精神很好。”

  以前瘦地能看见骨头的青年,在白蚁养殖场工作的这段时间,从脸到脚,都丰盈饱满,面色也好看许多。

  “嗯,上次去取药检查的时候,医生也说我最近的情况好多了。”蓝游笑容扩大,目光发亮地看着刘景怀说道。

  刘景怀外形矮胖,但面庞圆滚红润,就是一个令人信任的中年胖大叔形象。更况且身为养殖场的负责人,说话和声和气,处事稳妥公正,很被北宁四人信任。

  听到刘景怀的关心,蓝游忍不住多说了两句。

  “上个月去医院的时候,跟医生沟通,更改了一部分的药物,虽然价格贵一些,但控制HIV病毒的效果会更好。他说,其实这个病,就是一个慢性病,只要作息规律,饮食全面,按时服用抗病毒的药物,能像一个普通人一样,也许能活很长时间。”

  曾经到社区参与这一疾病相关知识普及工作的秦旭,对蓝游所说的内容很熟悉。

  不过,他没有打断蓝游的话,而是笑眯眯地耐心倾听。

  当初,蓝游遭遇流感,病得无法起床,治好他的是老秦师父的蜂毒百花水。

  蜂毒百花水只能针对身体炎症有良好的治愈效果,但并不能消灭他身体里的HIV病毒。

  蓝游身体里,依然携带着HIV病毒,并要接收抗病毒的治疗。

  秦旭也曾问过老秦师父,仙兽门的功法,或者藏书阁中的文献,有没有治疗和消灭这种病毒的方法。

  老秦师父面对秦旭的问题,只能无奈地摊了摊手。

  问题刨根究底还是要回到修真根本,灵气的多寡上。

  以修真人的手段,确实有办法消灭蓝游他们身体里的病毒,但是,在灵气稀薄的地球,却根本无法寻找到炼制这些药物的原料。

  他们正说着,北宁手里拎着一个袋子,快步朝他们跑来。

  就连在厨房里当大厨的孔旺,也挥动着手里的不锈钢铲子,跑出来凑热闹。

  “刘叔,这是我送给你的一个礼物,谢谢你给我们这么多帮助。”北宁将手里的袋子递给秦旭。

  这个袋子不是普通购物赠送的无纺布袋子,而是厚实的帆布袋,表面印着雅致秀丽的青花瓷花纹。

  秦旭打开袋子,取出袋子里的东西,抖了抖摊开。

  竟然是一件军绿色,手感柔软蓬松的马甲。

  有点像羽绒服马甲,但秦旭觉得手里的重量不太像。

  它似乎比普通的羽绒服马甲更轻薄一点。

  孔旺高兴地挥了挥铲子,终于憋不住,迫不及待地说道:“刘叔,这是宁哥做的,不过里面的绒,是我纺出来的。”

欢迎大家访问:毛豆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6shuku.com/book/21166/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