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他们这些老人家可是难惹啊,我看我还是去穹峰宫姑且修炼吧,这里就交给你了。”

  柳牵浪闻言,惊叹一声,反身便要往苍穹射去,不过他还是晚了。

  “浪儿,可是你和震儿回来了!赶紧回宫忙点儿自家宙事儿,外宙那些事端忙来有何意义!”

  柳牵浪就听娘风月儿在浪缘神宫内传来不快的声音道。

  “噢!是了娘,你老有什么吩咐?”

  柳牵浪一看这次又没躲开,只好硬着头皮回道。

  “还能有何事是我们找你们的,看看你们只顾着什么神宙大事,哪里在意过自家宙。

  要不是我们这些老家伙帮你们流心在意,满宙的仙女儿神哥儿的,还不都单身到永远,如何壮大我们浪缘神门呢!

  你们回来的正是时候,这次我们安排九十九对仙神新人眷侣,一切准备就绪,就差拜堂了。

  说来也怪,他们竟然都希望你们这些不着家的什么浪缘人祖,无上占神的主持神婚。

  不过倒也罢了,这是他们的好时光,他们高兴就好。”

  风月儿继续嗔道。

  “呵呵,月娘不要生气了,三哥意思是说,这些晚辈的事儿,有你们感恩宫的诸位尊圣做主就好的。”

  宋震闻言,为柳牵浪开脱道。

  “那哪里成呢,少仙仙婚之事,也是繁荣浪缘神门的大事,岂能我们一些老辈随便说笑一番就过去的!

  难道你们可以永远坐宫论事不成,早晚还是要你们的仙神后辈继承的。所以你们必须要高度重视每宙纪的少仙神婚大事的。”

  风月儿反驳道。

  “这个,三哥!我们赶紧进去吧,月娘很不满呐。”

  宋震不敢再说什么,小声对柳牵浪说道。

  ……

  不久后,柳牵浪和宋震出现在了浪缘神宫内。

  “嗯,你们还知道回来呀,你们看看这些漂亮的少仙,你们认识几对儿,就知道忙什么光明事业,对这些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神宫的孩儿们一点儿也不上心!”

  风月儿,柳河东,程华,秦宁,占神(宋震爹爹),卜后(宋震娘),六位神老端坐在神宫宝座左右,看到柳牵浪和宋震飘身而入,满眼的欣慰。

  不过,风月儿一贯保持着凡域管儿郎的习惯,哪里管柳牵浪还是宋震什么神啊祖的,照训不误。

  “孩儿牵浪见过爹娘和诸位叔伯,娘婶。娘教训的是,以后孩儿一定改就是了。”

  柳牵浪见娘脸色略有不悦,赶紧解释道。

  “嗯,震儿,你说你们干什么去了,家宙有月老盛会这样大的事儿,为何还要离开,不早早准备,反倒让我们张罗。”

  风月儿看到爱子柳牵浪脸色不比平时好,心中不由有些担心,转脸问宋震。

  “回月娘的话,是这样的……”

  宋震大致说了一下最近宙外之事,为了不影响喜庆的氛围,把其中的不快都略去了。

  “这是好事啊,既然三大神巫宙都要归顺无极阳宙光明仙域世界了,我们更应该高兴才是,今番的月老盛会算是逢上好日子了。

  咯咯……行了。也不难为你们了,都入座啊,牵浪你身为浪缘人祖,理当主持这些新人仙婚圣礼的。”

  风月儿听了宋震报喜不报忧的解释,绷着的脸这才放松,笑道。

  柳牵浪本意打算归宙后立刻联系娟姐,远方,寻暗帝神和环峰龙神的。

  眼下显然不成了,只好听从诸位长辈上尊的话,挨个给新人赠礼,然后主持仪式。

  ……

  “爹爹在上,孩儿牵儿,儿媳小鱼儿向您跪安了。”

  柳牵浪废了好久的劲儿主持完了仙婚婚礼,眼看新人被引领离宫各自回自己的新婚神苑去了,不由感到一阵轻松,在殿下随便找个座位坐了。

  不过,刚坐下,就看到一对仙仪出众的新郎新娘走到自己面前,轻轻跪下,然后脆声呼唤自己。

  “原来你们也……”

  看到自己本来就缺少照顾的爱子牵儿也是新人中的一个,如今和其钟爱的仙女小鱼儿成为了一家。

  而自己一直以来根本无暇关注过他们的事,不由心中立刻生出一番愧疚,起身扶起爱子柳牵和儿媳小鱼儿,温声道:

  “爹爹祝福你们!”

  “谢谢爹爹!牵儿和小鱼儿真的好开心,本以为爹爹太忙,赶不回来的。

  想不到我们两个的仙婚竟然是爹爹主持的,小鱼儿开心的都哭了。”

  柳牵曾经遭受过很多被囚禁的聚,十分理解爹爹的光明事业,故而很懂事的说道。

  “是爹爹不好,无论如何,其实爹爹都该回来的,幸好有你们的爷爷奶奶,诸位娘关心你们!”

  柳牵浪由衷说道。

  “爹爹严重了!爹爹做得对,我们不过是一宙的幸福,宙外还有很多不幸的宙界的,爹爹的大善仁心无边,做儿女的,我们为您的大善仁慈带爱而子豪。

  所以无论爹爹多么忙,我们永远支持您,而且好希望有朝一日能帮上爹爹什么忙呢。”

  柳牵看到爹爹柳牵浪眼神中有些不安的色彩,开解道。

  柳牵浪闻言,心心中蓦然宽慰,暗赞柳牵的大度和神慧。

  “爹爹和震叔叔安坐,我和小鱼儿先回鱼悦宫了。”

  柳牵浪和小鱼儿怕过多打爹爹扰柳牵浪,只是说了几句话,便道别而去了。

  “哈哈……”

  “牵浪,震儿啊,你们姑且忙吧,我们不过在这里举行仪式,仙婚酒宴设在感恩宫了,你们的妻儿都在那儿呢,我们这会儿该过去了。

  你们休息一会儿,也都过去喝几尊喜酒,高兴高兴。光明业大,那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应该循序渐进才是。”

  又一次月老盛会仪式完成,诸位浪缘长辈亲尊都很开心,朗笑声中,先后告别了柳牵浪和宋震。

  “小洛,是你吗?既然没走,就近前来,让爹爹和你震叔叔好好看看你,也给我们讲讲你的开心事。”

  当浪缘神宫静下来之后,柳牵浪发现一个少女身影都在宫门角落里,闪眸一直远望自己。

  一探之下,发现竟然是爱女小洛,不由内心又是一阵,暖声招呼道。

欢迎大家访问:毛豆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6shuku.com/book/20775/2584/